由乐透设想变数字设想 北京两步彩调整遭彩民冷遇
2018-11-26 08:0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2月16日,北京福彩“两步彩”玩法做出调整,由过去的乐透型设计数字型开奖变身为数字型设计数字型开奖——这一鲜见巨大变化随即引起业界关注。

  从2005年6月16日“两步彩”面世以来,除了首期销量突破百万外,此后销量即一路走低。当年第84期后,销量便鲜有突破20万元,调整前但其销量则仅为两万元。而截止12月15日,该玩法奖池仅为12万元。

  虽然调整玩法后,北福彩在相关宣传中打出“4D”概念,试图再次吸引彩民,但其较为复杂的购买、开奖方式,并未获得彩民热烈追捧,多位站主表示相关宣传工作仍待加强,单期销量则从两万元回升至15万元……

  经此次调整,两步彩能否华丽转身?我们试图通过对其历史的梳理,以及采访彩民、站主、业内人士对其调整的看法,来为这一问题寻找答案。

  上市第二期,销量便从首期的100万元跌至53万元;在多次遭彩民、业内“差评”后,调整玩法却因宣传不及时遭遇彩民误解;沉寂多年,调整前单期销量仅为两万元……

  12月15日,记者在北京市丰台区相邻5家彩站走访时发现,鲜有彩民知道“两步彩”将于次日调整。

  “两步彩这个玩法,只要是老彩民都有印象,但是我还真没见过有几个人坚持买。”56岁的北京老彩民梁女士告诉记者,2005年两步彩上市时,自己也在站主的推荐下买过几期,但之后就再也没有买过。

  记者查看2005年两步彩销售数据发现,上市首期销量突破百万,但第二期便落至53万元,跌幅近半,第32期之后,销量便多在20万元左右徘徊,鲜有突破50万元。

  “当年上市第一期宣传力度比较大,而且因为是取代另外两个玩法,所以很多彩民都很有尝鲜的欲望。”据白女士和其他多位彩民回忆,此前北京福彩的“32选7”和“36选7”曾颇有名气,所以两步彩作为二者的“取代”玩法,其“身世”带来的影响,促使其首期销量大于前两种玩法总销量。

  2006年7月,由于长期未开出头奖,甚至二三等奖出奖率也较低,奖池竟一度累积超过一千万元。“能以每期20万元左右的销量将奖池推至千万元,也是一个奇迹。”和记者一起查看当年销量的一位老彩民惊叹道。

  曾在2005年底撰文总结当年两步彩情况的业内人士俞先生告诉记者,不少彩民在当年接受他采访时表示,机构应启用全新玩法取代两步彩。

  “2005年年底可能是两步彩最为尴尬的时候,因为当时不少媒体都刊登了彩民的看法,甚至有些彩民开始质疑这个玩法的中奖率。”俞先生说之所以出奖少,完全和当时的低销量有关系。“别的玩法都是上市初期销量逐步走高,而两步彩却是第二期就销量跳水,极大影响了彩民对其的看法。”

  进入2006年后,与彩民“以新玩法取代两步彩”建议相呼应的是,彩市中开始盛传两步彩有可能“隐退”。甚至当时有媒体刊发了彩民关于如何转移近千万元奖池的探讨。

  2006年7月16日,在上市一年零一个月后,北京福彩对两步彩作出调整。然而这次调整因未及时发布消息,导致不少彩民产生误解,并对北京福彩颇多抱怨。

  此后,如同其仍不见起色的销量,人们对两步彩的关注减弱。“可以说2006年到现在,无论是业内还是媒体,都没有对它怎么关注过。”俞先生说,他也是直到记者致电才想起这个玩法“居然到现在还存在”。

  而多名北京站主表示,自己的彩站在过去三年中,鲜有彩民购买两步彩,不少彩站里更是近三年没有购置过这一玩法的投注单。

  记者于12月15日在丰台5家彩站购买两步彩时,其中三位销售员表示因自己对其玩法不熟悉,希望记者以机选方式购买。而在记者走访的北京数十家彩站中,竟没有一个彩站能够提供两步彩调整前的投注单。

  “你真想要的话,可以和中心站联系一下,恐怕也只有中心站有旧的投注单了。”朝阳区一位热心站主在帮记者联系了中心站,然而对方告诉他,中心站也已经近一年未见过两步彩的投注单了。

  有像4D的玩法,但却因为23组开奖号码而大打折扣;因开奖复杂,奖号繁多,彩站无法制作走势图,甚至难以对开奖进行展示;机构宣传被指不给力;调整后单期销量从两万元回升至15万元;业内认为在营销方面机构尚未吸取教训……

  “这次变化确实很大,琢磨了半天才彻底搞懂了玩法,但是两步彩这个名字还是比较熟悉的。”老彩民白女士说,过去四年中可能只买过几注,而且还是在奖池高积的情况下“跟风”购买的。

  12月16日,记者在朝阳区一家彩站内,先后向数十位老彩民询问,竟只有两人表示自己近期购买过两步彩,仅三人知道该玩法已调整。

  “虽然宣传说调整后靠近了新加坡的4D玩法,但事实上还是有很大差别。更何况现在数字型玩法里,福彩有3D,体彩有排3、排5,再出4D,虽说讨巧,但市场留下的空间应该有限。”彩民徐先生认为,调整后玩法多了很多,类似4D的一步彩只是其中一种,想要引起关注,应该在玩法名字上做足功夫。“你既然包含一个独立奖池的4D,就不要再用两步彩这个名字,应该申请以全新玩法单独上市。”

  对于调整后的两步彩,不少彩民在了解其全部玩法后,对一步彩较为看好,但对其开23组奖号的做法颇为不解。“你既然说是4D,那就不应该这么个开,而应该统一一下,开这么多太乱,根本没法进行走势分析。”彩民说,调整后的两步彩将再无法让大家体验分析走势的乐趣。

  虽然在两步彩玩法调整之前,北京各彩站已收到新玩法的资料,但仍有不少站主对新玩法一无所知。12月21日,记者在朝阳区一家彩站内问询两步彩全彩玩法上期开奖三等奖开奖号码时,站主竟只知道当前一等奖号码。甚至不知该如何解释相关宣传中所说的“23次中奖机会”,更不知道其开奖程序。

  事实上,调整后的两步彩在其一步彩玩法中,开奖号码共有23组,彩民想要查看是否中奖,则需要对23组奖号一一核对。而彩站方面则表示无法在已有的走势图上将这么多数字写出,而机构也没有向彩站提供可资借鉴的办法。

  “就发了这么一个小本,连个海报什么的都没有,也没统一搞个营销活动。”不少站主认为,玩法调整,机构应牵头带动彩站加大宣传力度,但目前北京福彩在宣传俨然有些迟缓。

  12月21日,记者就两步彩相关情况采访北京福彩,其多个部门工作人员表示拒绝接受采访,也不便提供两步彩调整前后销量数据给记者。

  “其实4D这个概念的出现,足见北京福彩对这次调整的寄望和努力。”业内人士张先生表示,对于玩法本身,由于尚未看到相关数据,难做评论。但对于目前的营销状况,他觉得北京福彩没有吸取“在2005年就应该有了的教训”。

  “现在回头来分析,当年的问题出在哪里?玩法本身如何不说,其营销就有很大问题。为什么新上玩法,却没有伴随着进行一些助销活动?在销量暴跌之后,就应该立即加大宣传。”张先生说后来为大家广泛讨论的“头奖少的问题”,完全是销量所致,如果及时展开有力的营销活动,他相信销量不至于长期停滞在20万元左右。

  而从调整后北京福彩的表现来看,张先生认为机构仍没有吸取营销、宣传方面的教训,而这样做的后果很有可能会将4D这个概念的影响力减弱。“将来如果再想推单独的4D,那难度就大了。这就像你先把一个人介绍给大家,初次印象很重要。”张先生说。

  “乐透型彩票”采用组合式玩法,即从M个数字号码中选择N个号码进行投注,一组N个号码的组合称为一注。“乐透型彩票”按期销售,期号以开奖日界定,按日历年度编排。不同奖池的彩票期号分别排序。乐透设计,即按照乐透型玩法设计游戏,大致意思为只要求所选号码与中奖号码相同即可,不排序、不定位。

  “数字型彩票”是以一组自然数为投注号码的彩票。可采用固定设奖,也可设置奖池,奖池由调节基金和奖池基金所构成。数字设计,即按照数字型玩法设计游戏,中奖号码排序定位。(常鹏)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nbtv8.cn 版权所有